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zhang | 14 February, 2014 | 一般 | (7 Reads)


對於簡單我還好,我是真的簡單,雖然說自己單純,是玩笑,但是也是能更希望自己簡單,再簡單一點。當然,跟跟多的簡單比,我還有一點做的不還好,那就是深度。

看到很多的人經常說迷茫,找不到方法,說心裏話,很多是他們自己把問題想得太難了。

老同學又辭職了,聽說我是用電腦賺錢,他也想著,用電腦賺點錢。

於是問我有沒有什麼專案,我告訴了他一個,又問我有沒有什麼專案,我又告訴了一個。他還問我有沒有什麼專案。我問他,之前專案做起來沒,做出來了再說,不然你也別問了。

也許很多的人都會覺得這樣子是有點不近人情味,但是我想,他以後會感謝我的。

因為他現在自己的路走彎了,腦子想得多了,當然,他的致命點是什麼呢,就是根本沒去做,只是靠自己的腦子分析。有些東西,去做,基本都會有錢的,像打工會有工資一樣。

但是我們說心裏話,其實這個社會太多元化了,賺大錢是很難。

但是賺小錢還是有很多的機會的。而且我一直相信,賺大錢都是賺小錢開始的。

拿著錘子在工地幫忙敲石頭,你會不,一百塊你去不,我堂哥以前最開始的時候,一個月100塊,轉眼20年過去了,姿勢還是那個姿勢,只是他下麵有了50幾名員工。

Q工具,相信會上網的人都會申請,有的人單靠一個Q,一年上百萬,幾千萬的都有,他們的一個Q比幾個大工廠都賺錢,但是我們卻何曾想過,靠一個Q還可以賺到一塊錢。

有個朋友說,跟高手一起聊天,總是聊不進去,差別太大了。

我說,不對,其實這個世界上沒有一開始就是高手的,高手只是普通的事做到最不普通。

想著網路上多少人靠一個博客,一個空間就可以發財。

他們甚至連裝修都不去裝修,但是又有多少的人卻是依然日復一日的苦苦尋找專案。

朋友是做童裝的,開了3個阿裏旺鋪,一年從來在上面沒交幾個單,他說,阿裏真的不行,那效果真的是亂七八糟的。不是不好,而是非常的不好,年費都收不回來。

然後他想著,想跟朋友賣童車,他說這個利潤會高點。

我說,你還是真的別搞了,好好做你的阿裏就行了。

他說,阿裏真的不行,我說,阿裏真的行,等你做到行業前三就知道了。

因為阿裏童裝第一名,在我們群裏,他也是一直按照我的思路去走的,是什麼呢,就不限制廣度,然後做深度。他也只開一個旺鋪,但是卻是有辦法做到最前面去。

我跟朋友說,好好的做你阿裏就夠了,阿裏前三,夠你吃幾輩子了。

誰都知道,阿裏的童裝成交量要按億來算,90%都被前三名接走了,後面的湯都沒得喝。

所以要是一個東西沒辦法住追求深度,那基本沒辦法成。

zhang | 12 February, 2014 | 一般 | (2 Reads)

半城暮雪映關山,一抹冰藍幾度寒。汐岸枯枝棲冷月,殘香遠逸落梅天。

暮雪青霜,水遠天長。時光流轉,兀歎寒涼。誰的思念?仍在那雲水相接的地方;誰的淚光?在瑟瑟冷風中凝結成了冰霜。四季推移,切切守望,山,依舊隱隱;水,依舊茫茫。

玉雪柔柔,渡不了遠疊嵩峰;金風弱弱,暖不綠近塘寒柳。在季節的夾縫中,梅蕊含笑,粉淚冰雕,冷暖與誰同秀?

古道逸唱西風度,斜陽默念天涯路。流水清音似舊時,更有鴉聲話如故。

獨倚時光的門楣,輕解歲月的羅衫,抖落一襟的芬芳,熏醉了指間詩行,染濕了淺墨畫舫,嫋升起千年的沉香。問,詩中情,畫中意,誰人予?

落拓江南,不羈白衣,煙雨醉斜陽,入了誰的眼眸?悠悠古道,碎碎蹄聲,瘦馬度西風,惹了誰的心疼?不知那流年的身影,曾瘦卻了幾多愁;不知那一縷薄霧,曾鎖了幾世的秋。

流光無語化成詩,莫問今朝是幾時。十丈軟紅拴不住,千須一翹總嫌遲。

葦岸長亭,風遣蘆花伴雪飛,點點皆是離人淚。幾番秋寒翠盡蒹葭蒼?幾度冬雪飛揚梅花香? 幾多冰眸寒塘空悵惘?暗香如故,星月依稀,是不是因為北國的雪化成了江南的雨?還是因為江南的梅醉在北國的雪霧裏?

枕一彎梅花夢境,穿過千年的風月,將遙遠的青衫守成如雪的白月光,抱在柔軟的懷中,暖成一片似水汪洋。剪一蕊心梅,悄然綻放,片片晶瑩,滴滴流香,於每個相思的夜晚,氤氳在清影迷離的遠方。

系君一生情,負我千行淚。 我深知,遠方是我望不穿的一簾煙雨,我深知,煙雨中的那身蓑衣是我一生拭不幹的淚滴。於是,我把春天的雨蝶守成冬日裏的梅翼,又把冰山冷月守成了夏日的小溪,在紅塵深谷中,唱響高山流水的韻律,同時也引來梅花三弄的斷腸曲。

斜暮幽心歸處,笛曳一川煙樹。眸盡雪千重,縱使輕舟寒渡。如故,如故,傾痛一江薄霧。

笛聲渺渺,梅香漾漾。幾許歡聚?幾斷柔腸?深知昨夜的相依,定會痛了今日的的別離。深知自古多情多悲泣,可漫漫紅塵,總有一次相遇會牽絆你的一生,總有一個盪氣迴腸的名字,令你噙在唇齒間不肯丟棄。冰藍的月光下,你的清影,如斯雋永。你步步清風的跫音我依舊會識,你眉間淡淡的憂傷我依舊會懂。

也許愛就是牽腸掛肚,也許情就是永遠散不去的痛,一如此時,淚水決堤的我,把雲水一方的你染成平平仄仄的詩句。

如果不曾相遇,又怎能會諾諾相依?如果不曾相依,又怎能忍受痛苦的別離?如果不曾別離,又怎能懂得如何相惺相惜?

相思惹人老,風雨催花凋。 當歲月的梭子織成眼角的細紋,我相信,依偎在你肩頭的那縷暖,可以為我撫平。當時光之旅迎得陌上花開,我相信,你深情的吻可以讓我看到,欄外年華未央。

彼岸,梅香正濃,此岸,依舊飛雪漫天。當你再次身棲梅塘湖畔,深嗅梅香的氣息時,可否也會看到,我沉沉的思念已綴滿了你的梅枝,還有梅蕊凝結的點點清淚在悄悄滴落......Heart lost, I should decide on what path to follow Although thousands of years Mental Time away Snow monument His dialogue. The autumn leaves Lost love! a leaf falls laughter with angry

zhang | 22 November, 2013 | 一般 | (2 Reads)

下班後,故意在公司多逗留了會兒才回家,無非是想給彬留點空間,因為他的博士生先生來了。他的先生總是扮演著好好丈夫的形象,每次來了便在廚房裡忙活,準備好飯菜給端到房裡。每天接送彬上下班,伺候得非常周到,讓人甚是羡慕!

不過,這一次回來卻未見到樓上的燈光如期亮起,但見大門深鎖,屋裡冷冷清清,一派冬天的陰冷蕭索景象,心裡便微微有些失望。我和彬本是互不相識的,因不習慣一個人久住,於是想找個搭夥的伴兒才湊到一塊兒的。原想兩個女孩在一起,可以彼此溫暖,過愜意的生活,可事實並非如此。

北漂的我和南下撈金的她本就不是一類人。她喜歡一下班就回家關起門來煲電話粥、嗑瓜子、看肥皂劇,甚少有朋友來往;而我更喜歡看看書,多出門玩玩,閑來和朋友們小聚,一起談天說地,搞搞小情調等。早上出門她還在睡覺,等我回來她又已經睡了。偶爾早點回來,看到她房門緊閉,聽著她不停地嗑瓜子的聲音,便覺得一點都沒有家的感覺,於是就更願意出門和喜歡的人在一起玩。

城市裡冷冰冰的混凝土建築,築起了一道道防線,拉遠了人們的距離。很多人雖同住一幢樓裡,但相熟的卻不多,因此甚少聽聞“遠親不如近鄰”的感慨。我的鄰居有兩戶,一戶住著一位八十多歲的老大爺,耳背,粗嗓門,很嚇人!另一戶流動性較大,鮮少和租客照面。因此,住了快十年,大家甚少見面,擦身而過亦是互不打招呼的陌生人。

於是,一個人行走於這座古老的城市,偶爾卻倍感孤獨。院裡熟識的都是出來遛狗的,借著逗狗才攀談上了。院門口經常坐著打牌、下象棋的大叔大媽也算是點頭之交,夏天下班回來見圍坐了一圈人,也會一臉燦爛地問候。但關上門後,我們依然是孤獨的靈魂,因為身後那扇溝通的大門已經緊閉。

常聽很多人感慨,我們在一幢樓裡住了很多年卻不知道對門住著什麼樣的物種。在鄰居間的冷漠和疏遠成為常態的今天,我們唯有依靠朋友去慰藉那顆孤寂的心。但我和彬卻亦發地疏遠了,雖同在一個屋簷下,卻更顯冷漠生疏。偶爾大家不約而同奔廁所撞見了,也只是冷漠地繼續該幹嘛幹嘛,連微微的點頭致意也沒有。

我們就這樣帶著一副冷漠的面具生活了兩年。雖同在一個屋簷下,卻讓人倍感遙遠。日子不鹹不淡地過著,這種趨勢倒是日益明顯,每每想及便深感恐慌。到底是什麼武裝了我們的冷漠,到底是什麼讓我們忘了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和禮貌,物質生活豐富的我們要怎樣才能在這個這麼冷漠的社會中不寂寞呢,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偶爾想主動向彬示好,但卻多見她立刻關上了分享的通道,蝸居在她那狹小的空間裡。幾次過後,便再沒了嘗試打破障礙的勇氣。我們還將繼續這樣的生活,寸步不離家的她和遲遲不願歸的我還會繼續“錯峰”睡覺,依然維持著兩顆孤獨的靈魂,不知道到底用什麼能填滿。

這座城市給過我很多溫暖,曾有很多善良的人給過我無私的幫助,讓我在這裡有了點歸屬感。當然,我也希望能用我的善意去溫暖別人,回報這座城市。所以,呼籲大家敞開自己的心,偶爾敞開家裡的門,何方讓鄰居知道他們對門住著什麼樣的人呢,也許下次有什麼急事就能互相幫得上忙,也許因為一段小插曲就成就了一段沒事呢! 讓我們漸漸卸掉冷漠,增加些溫度,去溫暖那些孤獨的人兒。 回忆 活出自我 五月 誰のを待つ 青春的風箏 期戀雨 等你 癡迷的風景 邀月飲む 暖かい心

zhang | 8 November, 2013 | 一般 | (4 Reads)

 

我喜歡秋天。

 

我喜歡秋天的樹葉。樹葉由綠變黃是秋天來臨的標誌,樹葉由少到無時秋天結束的標誌。每看見一片樹葉落下,不由在心中感歎:時間過得真快啊!還沒來得及品味春的青澀、夏的熱烈,就要感受秋的淒清、冬的寂寞了。冬天裡,樹是寂寞的,因為葉已落下;冬天裡,人是寂寞的,因為人像秋天樹上的葉一樣稀少。所以我格外珍惜秋天的樹葉,甚至數著樹葉過日子,數著數著,秋天就過去了。

 

我喜歡秋天的河水。喜歡秋天河水的理由,也很簡單。我喜歡秋天河水流動的聲音,那是生命跳動的旋律。我喜歡秋天河水裡的生命,那裡有水草,還有小魚。更重要的是我喜歡秋天河水帶給我的美麗的回憶,它充實我的人生,給我苦難的生活以安慰。這回憶像秋天的河水一樣清冷,唯其清冷,更難以讓人忘記。

 

我喜歡秋天的風雨。風是四季不息的,可春天的風太多變,夏天的風太燥熱,冬天的風太刺骨,只有秋天的風總是那麼清爽而蒼涼。秋天的風洗去夏天的燥熱,卻吹響了冬天的號角。秋天的雨沒有聲勢,卻很纏綿,好像在向人訴說一段長長的淒美蒼涼的愛情故事。而人們也沉浸在這愛情故事裡,一起感受這彌漫於天地之間的淒美蒼涼。我經常故意行走在這風雨中,感受秋的氣息,體會身心與天地合二為一的美妙。

 

我喜歡秋天的霜雪。嚴格說來,秋天有霜無雪。可是你看,那薄薄的潔白的一層不就是初冬的小雪嗎?或許霜是雪的姊妹吧。她耐不住天空的寂寞,自己偷降人間,卻給人間帶來了美好的情話。"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像霜雪一樣純潔的心靈,像霜雪一樣的蒼涼,留給世間青年男女多少美好的想像?我在天之涯,你在水之湄,我遙望你的身影,你的身影模糊不清,若有若無,周圍是一片霜白……

 

我喜歡秋天。

 

我喜歡秋天的日子。秋天的日子熱烈。秋天被人稱為"黃金季節",黃色是它的主打色彩。黃色的不僅是樹葉,還有小麥、棒子、穀子、豆子……黃色是莊稼成熟的標誌,秋天是人們收穫的季節。熟悉農村生活的人都知道,仲秋是人們最忙最累也是秋天最熱鬧的時候。田間、地頭,穀子堆裡、高粱茬邊,到處都是人們活動的身影。一邊幹一邊說一邊笑,說笑聲驚起一堆家雀兒,撲棱棱,飛向叢林深處了。等把一年辛勤耕種的果實收穫回家,望著那成堆成串的果實,心裡熱乎乎的,所有的風霜所有的勞累都消失了,只有熱烈的心情和生活的希望。

 

我喜歡秋天的日子。秋天的日子淒清。秋忙過去就是秋閑。熱鬧過去就是冷清。只有在早晨、中午、晚上你才能看見南來北往的人影。或許這只是我誇大的說法。因為我不大在家,當然看不見人影。我喜歡誇大,或許我不應該用"淒清"這個詞。淒清的應是我的心情我的感觸。我所看見的更多的是枯黃的樹葉,清冷的河水;我所感受的更多的是蒼涼的風雨,淒美的愛情。雖然有那麼一絲熱烈,卻抵擋不住雨雪風霜的侵蝕,我的秋天,我的秋天的日子,就是淒清了。

 

我喜歡秋天。我喜歡秋天枯黃的樹葉,清冷的河水,蒼涼的風雨,淒美的愛情。我喜歡秋天,我喜歡秋天熱烈而又淒清的日子。

 

人生要把空閒的時間利用好 收穫希望的笑容繪在了人們的臉上 他們的影子漸漸地模糊了 我銷售我的夢想與渴望! 青春的遺憾叫成長 把這份愛深藏心底 念你紅羅青衫 在廊下,靜曬陽光 我只能給你我的愛,我所有的東西 いやいや!

zhang | 26 October, 2013 | 一般 | (2 Reads)

  以前對于車站的理解,總是模模糊糊,似乎只是壹個地名或壹個啓程的開始。現在壹提起車站,我就有了更多的思考,換句話說,車站讓我成長。

  由于父母工作的原因,別人常說的家對于我來說便不只是壹套房子,而是爸媽在哪兒,哪兒就是家,哪怕壹家人擠在壹套不到八十平米租來的房子。我們被當地人稱爲外來務工者,可人類永遠不可能按照最簡單的方式生活,外地人享受不了參加當地高考的權利,于是,我不得已回到戶籍所在地去完成學業,就算我在當地的成績足以讓當地小朋友“可遠觀而不可亵玩焉”。政策的力量始終都那麽猖狂,在它以爲正確的地方正大光明地行走著。

  我與車站也就因此結了緣,每到寒暑假,我就背著書包,拖著皮箱,皮箱裏大部分也是書,穿梭在火車站。第壹次坐火車的經曆,我至今仍清晰在目。那個時候,我剛讀初壹,遠離父母的呵護長達半年,那顆小心髒壹想到回家就莫名其妙地燥熱了起來,似乎整個人要隨著心髒壹起飛起來。我穿過人海,在已近七十歲爺爺的陪同下坐在候車大廳裏,我的手緊緊地拽著車票,心裏滿滿的是幸福,我就要回家了。爺爺在旁邊不停地囑咐我,讓我在車上別和陌生人說話,看好自己的包,有什麽事可以找乘務員姐姐,畢竟讓壹個十三歲的小姑娘獨自壹人坐火車,還是挺讓人擔心的壹件事,我以爲的成熟,大人卻視爲幼稚,好像小孩子總要承受這樣的痛苦,然後瑤瑤頭,歎口氣說:唉,真拿他們大人沒辦法。當我沈浸在自己編織的幸福中時,脆鈴般的壹聲“姐姐”打斷了爺爺的叮囑,我擡起頭,只見壹個身穿米白色連衣裙的小女孩站在我面前,我猜想著米白色應該是原本的白發了黃,她略有些羞澀,弱弱地抖了抖手裏缺了壹角的碗,裏面的兩個硬幣彼此相撞,發出清脆的聲響,這是我第壹次在電視以外這麽近距離地和傳說中的乞丐接觸,我有些局促不安地往爺爺那邊挪挪,我摸摸口袋,發現並沒有可以拯救我的硬幣,我看看爺爺,顯然他剛翻過自己全身上下的口袋,我不敢再擡頭,生怕看到女孩眼睛裏的失望。就這樣,過了兩分鍾,女孩將碗伸向了別人,我松開了緊抱著書包雙臂,裏面的零食袋發出了嘶嘶的聲音。自那以後,我都在兜裏裝著幾個硬幣,看到路邊的乞討者,都會把硬幣全掏出來,盡管很多人告訴我,有些乞討者是假的,我還是會那樣做,我不怕我幫錯人,就怕沒幫人。

  隨著我的成長,越來越多的想法不時地蹦進我的大腦當中,我對這個世界的感知也越來越深刻。有壹段時間,我不喜歡和人接觸,整天對著路邊的流浪狗說話,我開始熱愛小動物,因爲它們不會用心來傷害妳,就像某些人說的,對人類有多麽地厭惡,對狗就有多麽地喜愛。人來總有辦法在各個方面折磨自己,繼而再折磨別人,在我模糊了對人類的信任的時候,我再壹次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撼動。

  那是高中時期的壹個暑假,我收拾了低落的情緒,准備回家度過那兩個月的閑暇時光,在那時也只有回家的興奮能緩解我被朋友陷害的痛苦。我冒著淩晨五點鍾的小雨,匆匆忙忙趕到汽車站,我拖著厚重的行李箱,壹屁股坐在大廳的椅子上,在我准備擰開礦泉水瓶蓋時,壹個身材嬌小的戴眼鏡女孩拉著兩個皮箱站在我面前,說:“同學,我想上個廁所,妳能幫我看壹下箱子嗎?”我猶豫了壹會兒,看看時間,還有半個小時才開車,就點了點頭,女孩道了聲謝謝,迅速把箱子拖到我身邊,拿了點紙巾就跑向廁所,我看了看她的兩個箱子,壹大壹小,壹黑壹紅,小的拉鏈沒拉好,我上前想幫它拉上,卻看到壹個紅色本子露出了壹角,出于好奇,我仔細地看了看紅本子上的字,接著我熱血沸騰了,我夢寐以求的大學,那是我朝思暮想的大學的學生證,瞬時我覺得生活無限美好,我與我的夢想原來是那麽的近。女孩踏著輕松的步伐回來了,她從小包取出幾張紙巾,擦拭著臉上的水珠,也許是察覺到了我的注視,她小心翼翼地朝我望了望,我對她笑了笑,說:“我剛才看到了妳的學生證,妳成績這麽棒啊,好羨慕。”她明顯是對我說的話還沒反應過來,愣了壹會兒,才露出壹副哦的表情,說:“我是費了好大的勁才考上的。”說著就把紅本子掏了出來,她遞給我,又說:“我當初考大學的時候,就是奔著這個學校去的,也許是目標足夠明確,結果就考上了。”我捧著這個小小的本子,像是捧著壹滴水珠,生怕把它弄髒,我端詳了會兒,把它還給了女孩。大廳響起了字正腔圓的女播音員的聲音,我提起箱子走向檢票口,令我頭疼的是這裏的自動電梯並沒有開動,面對這十幾個台階的陣勢,我憤恨地站在原地,望了望四周,這時我特別希望遇到壹個五大三粗的壯士,能夠看到我這麽壹個弱女子在向他求救,只可惜,身邊零星走過的男男女女都在忙著自己的麻煩,看著他們的細胳膊細腿,恐怕我在他們眼裏算是可求救的對象。當我准備靠自己來對付這個大東西時,突然我的箱子被人接了過去,在驚喜之余,我看到了她那明顯低估了這個箱子的重量的表情,我有點愧疚,趕忙上前拖住箱子的壹角,剛踏上幾個台階,旁邊壹位大媽的箱子開了,裏面的衣服雜物都掉了出來,我看了看,抱著壹種事不關己高高挂起的態度准備走自己的,她突然示意我把箱子放下來,我不得已停了下來,她走到大媽身邊忙了起來,顯然大媽有點受寵若驚,壹個勁地說:“小姑娘,我自己可以,妳去忙妳的吧。”她笑著,壹件壹件地拾了起來。我望著那個像精靈壹樣的女孩,瞬時産生了壹種幻覺,她的身後長出了壹對翅膀,渾身罩上了光圈,就像壹個天使。

  我聽說每個人都是壹個天使,只是很多人還沒睡醒,需要另壹個天使去喚醒,我想我的那個天使已經被喚醒了。

Losangeles Airport shooting my male confidant Pick up a good orange peel Love that come The story College student You're so good ! Japan Goes Gaga Over A 92-Member Girl Group The flower is the most beautiful flower なぜ婿養子かというと

zhang | 22 October, 2013 | 一般 | (6 Reads)

 半時悔恨一生情,寥寥數秒。夜至牌灣早已萬籟俱寂,心生情絲故而遠赴。京潤之中相見,情知難免。----為時已晚

 一語驚心即忘年為友,吾用心故話不隔心,終至相見。雖已而立之年,卻無臃態,一眼相歡,卻無一見鍾情。偶感風寒,雖不臥病不起,每日問候寒暄,故以長輩敬之,默念於心。

推荐文章:牽引她命運的神袛
陌生的女人
Part of the party
八隻花籃
我苦苦權衡著

 時盼雲中錦書至,誰料雁字何時歸?一再叮嚀學業畢,萬物乃歸。卻不思進取,空負掛牽。心痛不已,不知何言。

 房中遇,盡是牽言。無奈瞬間思欲起,理智拋全。幸是自欲那時制,不致悔百年。假時一切從心後,唯有以死赴九泉,忘川畔前揮拒還魂湯,來世做人有何顏?

 臥榻輾轉徹夜竟無眠,不知幾壺濁酒相伴。今晨起,匆匆消,然心似不惘然。回首駐足數時,淚千行。街頭流離皆恨己,酒未醒,接狂飲,步履蹣跚。醉臥黃昏方始醉,一曲悲歌何人知情幾時休?

 又至揚中地,五味雜陳,不盼有諒。天若相懲閉目受,死有餘辜。冬至天寒,心寒再不求人暖。若有緣來生見,定報知遇恩不醉不歸。

 


zhang | 27 August, 2013 | 一般 | (3 Reads)

 

難道我們之間,就只剩下一個人的回憶了嗎?

 

那年的勇敢,那年的衝動,我曾以為你就是我的全部;

 

冷卻的溫度,笑著再回首,即使我們多年以後再重逢。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過,如果我放棄了對你的執著,當初的一切一切是否不會再有傷痛?我曾在流年的寒顫中尋找一份年少的懵懂,那些充滿憂傷的回憶,一次又一次刺痛我情感傷口,難忘的不是這樣的一個人,難忘的是青春一隅的邂逅。

 

我曾在茫茫人海中停留,尋找屬於我一個人的相逢,遇見誰都是一份註定的感動,只是那個街口,早已回不去當初的時空。

 

我穿越煙雨闌珊處,在這個初秋時節尋找那年的落花秀,擺鏡妝奩,依然不解霜鬢愁,兩行淚流,枯萎了岸邊的垂柳,消失在陌上繁華中。

 

微風,一陣淒美的微風,寂寞了老去的紅塵擺渡,滿腹心事從何寄?沉重在隱隱作痛的胸口。流年吹不散記憶,相思化不盡單行,誰的視線裡,停留在七月芬芳的罅隙。

 

八月安逸的秋堤,正吟誦著一行行寫滿舉案齊眉的詩句,那一筆泅濕了多少荷開並蒂的相思成箋,在潺潺醉意裡,任其隨波東去。那一場隔世的歡顏,那一場夢裡拾起的風花雪月,翳然了誰家的秋雁。

 

飛過滄海桑田。不問流水,莫懂姻緣,以手掬水,一抹飄飛的清冷,疾書擲遠,水墨丹青處,是一段如歌惆悵的堆砌。“青衫磊落險峰行,玉璧月華明,馬疾香幽,崖高人遠,微步觳紋生。”

 

在人去樓空的月影徘徊中等你,在盡賦半壁江山的詞韻裡讀你,在碧血澆春秋的紫藤花裡念你,在此情惘然曲闌幽中祭奠別離。

 

有你的世界,我怎捨得老去。

 

那年月冷風清,水過無痕,那年西樓畫畔,古道只影向誰,紅箋向壁字模糊,漠然止息。

 

Destroy the nerve agents in Syria Afghan presidential election begins I went to every night ​Connacht champions in Iraq Kenya mall attack Anti government fighting League Canvass ピースとハイライト The sale of gas energy Taliban was shot dead teenagers

zhang | 1 August, 2013 | 一般 | (5 Reads)

 

八月初始,歲月彌漫了心間流淌的淚兒,挽不斷似水流年那般流逝的歎息,行走在匆忙的塵世間,闕歌簌音,望離影遠長。這一世浮華空譜,未經流年,我還不是過客。

 

漫漫人生長路,總有那麼些故事,在流年洗禮的光影中,穿越了無數繁華與滄桑。太多過於執著的東西,總會突然之間,釋然無存,再也找不到生命裡來過的痕跡。

 

如果;生命中無數的遇見太過美好,那麼;為何當再一次邂逅時,總感覺如此陌生。是光陰走的太匆忙還是我們都在變,總會有人告訴我,有些東西,其實;抓住之後也會逃離,而一直都在變。

 

塵緣若夢,惜落纖指。有些東西,即便是自己懂了之後,也有無可奈何。熟讀了光陰的這本書,親身經歷了人世滄桑的脫變,感慨的傷舛,即使再多的歎息,有些故事,終將塵埃落定。

 

漫步與紅塵思量的渡口,在愛情客觀的世界裡,感情的遷纏,是想念裡的一朵花。是時光彼岸等待的蒼老,行走與人世繁華,尋找的只不過是一輩子,一生可以不變的唯一。

 

當落花散盡,人走茶涼之際,總有些東西,正如心中之恨,憾缺的故事,都是那麼的雲淡風輕。時間,好似會在開始的那一刻,註定好劇終的帷幕。有些事情,是無法可以用想像來抒寫,根植心胸寬廣之情懷,走一段僅屬於自己的路。

 

流年似水一般,靜靜流淌著我們擁有的所有光陰。今生來到世界,誰人亦本都一無所有,為了一段生活,無數次歷練。成功的喜悅,永遠是給予堅強和奮鬥者的,只為他們所付出和努力,之所以得到。

 

男兒必生,有所為,有所不為。太多過於勉強的東西。無法擁有的,有時候放棄,也是一門難擇的藝術。我可以為一段夢想,顛沛流離,也可以為一段幸福;不斷流浪,更為一段愛情,傾盡所有。尋找一種淡泊的心態,放寬生命的長線,或許,會走的更遠。

 

喜歡一個人的時光,喜歡懷舊的苦味,喜歡用光陰蒼老的畫筆,畫下歲月遠逝的模樣。塵世如同季節裡的輪回,無數次更變,總有草長鶯飛,蝶偏花叢。下一個明天,未必就沒有陽光。昨天,轉身之後,是再也回不去的記憶,明天;將是點燃夢飛的未來。

 

記憶裡的路,是我一路漂泊在身後的熟知,而前方。是未經過流年,還沒有去親身體會的心酸。或許藏有艱辛。而那些所謂華麗的一切將是空譜,無法預知,即便是遙不可及。

 

細細品味夜的旋律,腦海中的往事,一縷縷浮上心頭。觸痛了苷酸的味道。還記得,那一個夜晚,和朋友聊起一段關於夢想的對話,各自都有一個目的,而坎坷崎嶇的人生之路,時不時陌生了原本的風景。我們碰觸到的,只是一種流年的歷練。

 

情動與思,理懂與哲。沒有經歷過的路,我說了之後,旁人怎麼會懂呢?古人俗語:那些紙上談兵的大道理,誰不能憑著自己的想像說一大堆。其實;物欲橫流的今昔,我們唯一能決定的就是,心則有想,身將行動。上天不會賦予一個等待者機遇,一切努力見知曉。

 

青春勃發遠去,當我們再一次發現,美好已遠,年華易老之後,只剩下徒勞的傷悲,歲月經不住傷春悲秋。成功與失敗,等待如何見知曉。若用一段寧靜的時光,用來回想餘生,那麼;為何來到世間?

 

洗滌浮華,未經流年。我們不懂的,就是沒有去做。生命的真諦是一本書,一本不斷修改和填寫的長卷。把人生的定律,放於追求,怎麼會到不了夢的終點呢?遠方再遠,總有盡頭;天空再大,也有邊際。

 

沒有一個情感家,天生就具備高尚的情懷,沒有一個成功的企業家是坐享其成。我們都一樣,平凡在世間,有意義的東西很多,當流沙握住之間,也可以散去,更何況是似水長流一般的光陰。

 

漸行漸遠,指尖微張流逝的,在遙遠之外以後還有什麼呢?飄零與憂傷,紀念一句哲理的語句:就是;心兒永遠嚮往未來。用感悟的理念駐紮在漂泊的情懷中,而人生,就是一杯端在手中的苦酒,無論怎麼品味,酸甜可口,苦盡甘來。

 

斑駁的時光,會有夢幻裡的真實。渴望是一種姿態,捨棄就是一種茫然。活著、走流年,路浮華,思緒萬千起,身心注重如淡水一般的情懷,其實;路的盡頭還是路,天的那邊;依然是天空,陰暗朦朧中,也有萬里藍天;風雨驟變裡,更有雨過天晴。

 

時光斑駁的寂靜深處,總有繁華過後的淒涼。無法捨棄的天涯,下一站為了邂逅。重赴山水,黎明的曙光永遠是為了替換黑的夜。生命的過程,或許就是這樣。

 

流年唯美,散發了流光溢彩。歲月擦肩,打馬而過,用一場蒼老的攻擊,目送的是停靠在紙張上浮浮沉沉。沿途的幽香是美好裡,曾有過的心酸和溫暖。一念浮華空譜,怎能未經流年。

 

往昔如夢;山水重疊。用我們的畢生擁有的時光,寫生命嘹亮的歌謠。用深思追憶的流年,去踏一程陌生的路途,奔跑在繁華褪色的光影中,攜夢;追風奔跑,走一段追尋的旅途,或許;下一站山清水秀,柳暗花明。

 

Mental health problems in soldiers Ninja style dress Helping him avoid jail Nano development 競うと争うとは違う In violation of regulations or committed any crimes Draw the anger and ridicule diet Rescued from a water leakage of the boat Make the dead come back to life to Wimbledon semi-finals The Caribbean observed

zhang | 5 July, 2013 | 一般 | (5 Reads)

恣意的筆尖再一次落在潔紙上時,我發現青春的旅途;早已過半,伴隨著匆匆的腳步,我聽見,在時光深處,有著蒼老的等待。歲月的蹉跎的不以為然,不知所措的情絲裡,讓人早以寫不盡那些季節裡的離別和歎息。停留在心頭的悲傷總是那麼的燦爛,浪漫的邂逅,總會給每一段故事填滿太多陌生與風景,在一次次的歡聚中,落下了故事的帳幕,來不及說聲再見。

 

六月,沉重的步伐帶上了別離的節奏,在青春的光年裡,淺唱著幾度情衷的邂逅,離愁像纏綿在指尖的憂傷,在陽光的細碎裡,沐浴著悸動心頭的疼痛,無法呼吸。回首那些歲月裡的熟悉,突然好像陌生了好多,無奈的歡聚和別離一樣,都是那麼的黯然失色,在感情中相互折磨,生命裡的冒失逝去了心頭的平衡,無法回味的青春就這樣慢慢的謝幕。

 

盛夏的清風吹佛著眼眸裡的傷思,不知道有多少日子還能想現在一樣,回憶的畫筆在腦海中勾出許多太多未曾別離的畫面,總是那麼的淺笑安然。編制著青春遠走的夢境,記憶的輕舟好像在歲月的河流裡蕩漾,泛起了波波漣漪心間的愁歡,在生命裡遺忘下了太多回不去的畫面,我們的校園時光,最後的同學聚會,行色匆匆裡,那些上課的身影,講臺上的導師。

 

青春是風的色彩,跌跌轉轉的歲月,記錄著光陰裡的流轉,季節在輪回裡複返,褶鄒在回憶的脈絡裡,總會回憶一切人,想念一段曾經。花開花謝,潮起潮落,都是那麼的清晰可見,悲傷在指尖起舞,心碎在夢裡頹廢,往事在風裡悲哀,像一首離歌,歌盡人散,唱在過去飄在未來,是太多的捨不得和忘記,下一站的我們,終將各赴天涯。

 

鏤刻的風情,在花季裡,讓我們接受歲月的痕跡,往昔的筆跡在闃然的凡塵裡,讓我們目送。相逢是短暫的,散落的時候怎麼會天長地久呢?望著窗外的天空,眼神裡總是有著滯滯的無助,翻著熟悉的相冊,回憶著熟悉的情景,淚水一幕幕,呈現在眼前,是回憶太過傷人還是更本就不懂的去遺忘,沒有歡笑的樣子更讓人不喜歡這一刻的自己,靜謐無聲的安靜擾亂了千里之外的憂傷。

 

青春,一個傷心的字眼,太多與淚水交融的回憶,似乎都充滿著相聚和分離,當時光的沙漏一去不復返時,記憶猶如被日子一天天的剝落和消減,似乎讓所有的人都能感覺到,六月的天空下,驕陽的照射彌漫裡,淚水早已流淌的那些肆意張揚,無法挽留的別離,歌唱了太多關於你我她過去的一幕幕,散落在被距離拉長的天涯,默默地目送遠去,那一個個匆別背陰。

 

我們都執著與夢想的跌落,在努力下付出了太多關於成績追求,在青春太多的波浪裡,無法抗拒那停留在眼淚裡的執念,為了更好的生活和工作,為了更好的學習和幻境,每個人都追求自己想要的渴望,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同學時的我們,愛情裡的你我她,每個人都有自己想走的路,意念裡,我好想記得,所有的選擇都在追求裡變更,喜歡自己喜歡做的事,喜歡自己嚮往的城市,因為,在那裡還有很多夢想裡的渴望。

 

懷念那段時光裡的剪影,生命裡的下一站,我們都無法預知。青春倉促的旅途,充滿著太多陌生的風景,總有一些人,停在記憶的觥籌交錯間,就算捨不得去分離那一段曾感覺幸福的愛情,不想去擱淺親如兄弟的情誼,總怕天涯拉長所有的距離,不舍的情懷裡,如何去抵擋青春漸遠漸行的蒼老,或許;上天都給我們留一段靜好的時光,在百花爭豔的四季輪回裡,讓記憶的海水清香四溢,距離裡的顏色雕刻我們最美的珍藏。

 

生命裡的太多,是註定好的結局,就算我們去如何揮霍,都無法更變定格在青春裡的浮浮沉沉,時光的漩渦更不可能把定格的東西拉的地久天長。學著去接受一種高傲的姿態,面對是不可抵擋的勇氣,眷戀的盛裝在屬於自己的夢想裡早已著上了心的旅程。打開夢想裡的視窗,讓青春遠航,載滿憧憬的羽翼,飛翔夢裡的藍天,隨心所欲的去和青春賽跑,尋找屬於自己的歡歌。

 

指尖凝聚了青春離別的歌,盛夏的天空擾亂了安靜裡的歎息,年華深處,記得我曾來過的蹤影,你的天涯,有我淚灑的離歌,夢想的未來,有我記憶的擦肩,青澀年華里,寫滿過青春的奏曲,淺描細畫的心海,有我目送的淚水,繁華深處,有黑色寂寥的夢幻,色彩斑駁的慌亂裡,太多過於不是所錯的張望,夜夢的六月,青春在缺憾裡唱出了離歌。

 

緣分的天空下,青春觸碰著離別的憂鬱,歲月的河岸,彌漫著青春的感傷,存放在記憶裡的眼淚,是光陰流逝的蹤跡,碾碎了刻骨銘心的痛楚,我們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去那如花似錦的唯美光年,回不去那傾心動弦的校園,回憶儲存了難以忘懷的共鳴,季節的懸浮在天涯眺望,悄逝的旋律在青春裡歌唱,邂逅的細語在憂傷裡歎息,光陰暗淡了起初的色彩,青春的步伐演繹悲歡離合的燦爛時光。

 

六月的天空,滿是悲傷,紛亂著幸福的唏噓,讓我穿上了歎息的霓裳,悄無聲息的喧囂在寧靜的筆尖裡,再也尋不到一絲安然,或許是離別起伏的不安,或許是我根本捨不得離別。空空地守著回憶的輪渡,淺吟絮語。沉浮如潮湧的襲涓,滿眸說不清的無法言語,生命原本就是在一次次輪回擱淺裡,那麼的聚散無常,可為什麼眼淚總是打轉不停?頹廢地放肆無奈裡的離去,青春的離歌,唱到天涯。

上帝是最公平的 我對你到底是個怎樣的存在 遐想 我們一直都是和自 己賽跑的人 趁著自己還有熱情 —夜月 我們有了感慨 踏碎塵緣 那份溫存一直在 這是一種緣分

zhang | 11 June, 2013 | 一般 | (4 Reads)

 

我不知道90後這一群人是如何去定義幸福這兩個字的,或許有人會把未來期待的美好當成幸福,或許有人會把現實享受的快樂當成幸福,或許還有人根本就在探求屬於自己的那份幸福吧!

 

象牙塔是一個美好的境地,至少對於那些享受愛情美好的人來說是幸福的。在大學裡,早起的男生有兩種,一種是為了考研而努力背英語的,一種是為了女朋友而提著早餐站在女生樓下的。這種平常得不能在平常得現象,讓很多人覺得見怪不怪,選擇溫暖被窩的人更加不會在乎或是理會什麼,某些無聊的人,卻是無聊的看出了那份晨出的幸福。

 

陽日初升,準時響起的廣播並不會讓早起的人感覺到煩躁不安。長廊的石凳上,捧著的都是清一色的四六級單詞,自顧自的記憶著。牽手行走的那一對對是不會去打擾的,他們有著自己的小地盤,青草總是趕早貪婪的允吸,小石桌下的那一叢更是倡狂,仰頭笑對晨日,似乎是在抗議著那坐在它旁邊的那一對幸福。

 

習慣站在那個晨日下只屬於我的狹小陽臺,靜靜的看著這一幕幕,也許這就是卞之琳《斷章》中“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人在樓上看你。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裝飾了別人的夢。”的意境吧!確實,這兩種人無疑都是幸福的,第一種,是在為了自己的學業夢想而努力的過程中所感受到的幸福:第二種,則是在為了自己的幸福生活而努力的過程中所感受到的幸福。同樣是夢想,同樣是晨出,同樣是幸福,不同的只是方向而已,沒有人可以去評判其對錯,也沒有人會去追究誰是誰非,境地不同,所需要的也不同,只是每個人有著不同的方向而已。

 

每個人都是懂得思考的,每個人都有著自己不同的思想,可以試圖引領,但絕不可以試圖改變,因為我擁有著不同的方向,我們感受著不同的晨出的幸福。懷念是個無法超越的殤 一場風花雪月的事 關於愛情的隨想 好一朵豔葩 四月,殘碎的記憶 我爱这里 歲月靜默如詩 新感覚ごま団子販売開始! 與父對弈 走過的日子


Next